杜某与被告成都A饲料添加剂厂、四川B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四川文典律师事务所
欢迎访问四川文典律师事务所
  • 24小时值班电话:189-8074-4558
  • 当前位置:首页> 经典案例

    杜某与被告成都A饲料添加剂厂、四川B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作者:文典整理 | 来源:射洪人民法院

    (2015)射洪民初字第2285号

    原告杜某,男,生于1964年1月17日,汉族,四川省射洪县居民。

    委托代理人田某某,四川xx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田玲,四川文典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成都A饲料添加剂厂,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

    法定代表人刘某某,总经理。

    被告四川B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成都市高新区。

    法定代表人刘某某,董事长。

    原告杜某与被告成都A饲料添加剂厂(以下简称“A饲料厂”)、四川B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B集团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9月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李冠臣担任审判长,与人民陪审员徐迪、冯朝慧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1月6日、12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杜某特别授权委托代理人田某某、田玲到庭参加了诉讼。原告杜某、被告成都A饲料添加剂厂和被告四川B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刘某某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杜某诉称,2013年9月27日,二被告根据《施工合同》与原告所在的四川C劳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C劳务公司”)签订了《施工总承包工程补充协议》,约定由原告杜某以劳务承包方名义于2013年10月11日向被告A饲料厂支付500万元履约保证金。后由于二被告的原因,该工程未能按时开工。2014年9月22日,经协商一致,二被告与原告杜某及C劳务公司签订《合同解除协议》,约定由二被告向原告杜某退还履约保证金等款项。后因二被告未按约履行,二被告又于2015年4月28日与原告杜某及C劳务公司签订了《结算协议》,约定由二被告向原告杜某退还履约保证金及逾期利息共计825万元,于2015年6月30日支付200万元,余款于2015年8月31日前全部付清。逾期按月利率2%支付利息,并按日利率0.5‰支付违约金,至付清时止。后二被告于2015年7月7日向原告杜某支付了50万元,余款经多次催收未果。截止2015年8月31日,二被告共计欠原告本金775万元,利息和违约金112.4万元。由于二被告不能按时向原告付款,应从2015年9月1日起按协议约定标准向原告杜某支付利息及违约金,至付清时止。综上,请求依法判令二被告向原告杜某支付工程保证金775万元及2015年5月1日至8月31日的利息64.2万元、违约金48.17万元,并从2015年9月1日起,按月利率2%支付利息及按日利率0.5‰支付违约金,至付清时止。

    被告A饲料厂未作答辩。

    被告B集团公司未作答辩。

    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原告杜某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

    1.原告杜某的身份证复印件、成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出具的被告A饲料厂查询通知单原件、四川省工商局经济信息中心出具的被告B集团公司基本情况(开业),证明原、被告主体资格;

    2.2013年9月15日,被告A饲料厂、被告B集团公司、中国建筑X局(集团)有限公司签订的《施工总承包工程施工合同》复印件,证明被告A饲料厂作为发包人,将建设工程发包给中国建筑X局(集团)有限公司,并由被告B集团公司为A饲料厂就工程款支付、履约保证金返还、损失赔偿等提供担保;

    3.2013年9月27日,被告A饲料厂、被告B集团公司、C劳务公司签订的《施工总承包工程补充协议》原件及被告成都A饲料添加剂厂出具的收据原件,证明C劳务公司作为安度国际总部基地(二期B座)建设工程劳务承包人,与被告A饲料厂就履约保证金等达成协议,约定由C劳务公司向A饲料厂交纳履约保证金1000万元,由被告B集团公司为A饲料厂就工程款支付、履约保证金返还、损失赔偿等提供担保,以及被告A饲料厂已收取履约保证金500万元的事实;

    4.2014年9月20日,被告A饲料厂、B集团公司向中国建筑X局(集团)有限公司出具的《关于解除B集团﹤施工合同﹥的函》,证明因被告A饲料厂的原因,导致该合同无法履行,经双方协商一致同意解除合同,并由C劳务公司劳务承包人与A饲料厂及担保方办理履约保证金退还事宜;

    5.2014年9月22日,被告A饲料厂、安度集团公司、C劳务公司、杜某签订的《合同解除协议》原件,证明发包方、担保方与劳务承包方一致解除《施工总承包工程补充协议》。合同工解除后,由发包方直接向专业劳务承包人退还履约保证金500万元,并支付违约金100万元及资金占用费100万元,共计700万元,于2014年11月12日前支付200万元,逾期则支付50万元资金占用费。余款于2015年1月31日前付清,逾期则按欠款总额的2%支付月息,并以每三个月为一期,每期支付30万元违约金,直至付清时止。

    6.2014年10月10日,C劳务公司向被告A饲料厂、B集团公司出具的委托书,通知其将涉及履约保证金的相关款项全部支付给具体劳务承包人杜某;

    7.2015年4月28日,被告A饲料厂、安度集团公司、C劳务公司、杜某签订的《结算协议》原件,证明已缴纳的履约保证金500万元实际专业劳务承包人杜某支付的,根据《合同解除协议》,截止2015年4月30日,发包方A饲料厂及担保方B集团公司应向专业劳务承包人杜某支付履约保证金、违约金、资金利息共计825万元,杜某同意发包方、担保方于2015年6月30日前支付200万元,余款于2015年8月31日前付清。逾期,则从2015年5月1日起按实欠金额的2%向杜某支付月息,并按每天0.5‰支付违约金,至付清时止。

    为查清案件事实,本院依职权询问了代某某和C劳务公司执行董事金某某,二人向本院证明实际是杜某向被告A料厂交纳500万元履约保证金,该款项应由二被告直接退还给原告杜某,以及原告杜某挂靠C劳务公司分包建设工程劳务部分的事实。

    对原告杜某提交的上列证据,结合庭审查明的事实,本院认为其具有真实性、合法性,与本案具有关联性,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本院予以采信,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经审理查明,2013年9月15日,被告A饲料厂(发包人)与中国建筑X局(集团)有限公司(承包人)签订《施工总承包工程施工合同》,将位于成都市龙泉驿区施工总承包工程发包给中国建筑X局(集团)有限公司,建筑面积56000平方米,工程价款2.5亿元工期从2014年3月15日至2016年3月15日止,并由被告B集团公司为A饲料厂就工程款支付、履约保证金返还、损失赔偿等提供担保。合同签订后,原告杜某挂靠C劳务公司分包了该建设工程劳务部分。

    2013年9月27日,被告A饲料厂(甲方)与C劳务公司(乙方)签订《施工总承包工程补充协议》,约定由乙方向甲方缴纳履约保证金1000万元,由B集团公司为告A饲料厂就履约保证金返还等提供担保。后原告杜某通过案外人代某某账户向被告A饲料厂转款缴纳了履约保证金500万元。

    2014年9月20日,被告A饲料厂和被告B集团公司向中国建筑X局(集团)有限公司发出《关于解除﹤施工合同﹥的函》,载明“由我厂及担保方四川B集团有限公司共同与贵司于2013年9月15日签订的施工总承包工程《施工合同》,因我厂的原因致该合同无法按照合同约定的时间开工,导致合同无法履行。经贵我双方反反复协商,同意解除该《施工合同》,现函告贵司:从2014年9月20日起,解除2013年9月15日签订的《施工合同》。解除合同后的相关退赔履约保证金事宜,同意由四川C劳务有限责任公司劳务承包人与我厂及担保方办理。”

    2014年9月22日,被告A饲料厂(发包方)、安度集团公司(担保方)、C劳务公司(劳务承包方)、杜某(专业劳务承包人)签订《合同解除协议》,一致同意即日起解除《补充协议》,由发包方直接向专业劳务承包人杜某退还履约保证金500万元,并支付违约金100万元及资金占用费100万元,共计700万元,于2014年11月12日前支付200万元,逾期则支付50万元资金占用费。余款于2015年1月31日前付清,逾期则按欠款总额的2%支付月息,并以每三个月为一期,每期支付30万元违约金,直至付清时止。

    《合同解除协议》签订后,被告A饲料厂和被告B集团公司未按约定支付相应款项,2015年4月28日,被告A饲料厂(发包方)、安度集团公司(担保方)、C劳务公司(劳务承包方)、杜某(专业劳务承包人)遂签订一份《结算协议》,主要约定:一、因该工程已缴纳的履约保证金实际是专业劳务承包人杜某的,劳务承包方四川C劳务有限责任公司完全同意由发包方、担保方将本协议应支付的款项直接支付给专业劳务承包人杜某;二、截止2015年4月30日止,发包方、担保方应向杜某支付保证金、违约金、资金利息等共计:825万元;大写捌佰贰拾伍万元整;三、专业劳务承包人同意发包方、担保方于2015年6月30日前支付200万元,余款在2015年8月31日前全部付清。逾期,发包方、担保方从2015年5月1日起按实欠金额向杜某支付月息2%的利息和每天0.5‰支付违约金,至付清时止。后被告A饲料厂于2015年7月7日向杜某支付了50万元,余款至今未支付。原告杜某遂于2015年9月6日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判准其前述请求。

    本院认为,当事人协商一致,可以解除合同。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有权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被告A饲料厂、B集团公司与中国建筑X局(集团)有限公司解除《施工总承包工程施工合同》以及与C劳务公司、杜某解除《施工总承包工程补充协议》系各方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其相关约定应当遵守。根据被告A饲料厂、B集团公司与中国建筑X局(集团)有限公司就解除《施工总承包工程施工合同》时的约定,相关退赔履约保证金事宜由C劳务公司劳务承包人与被告A饲料厂、B集团公司办理,以及被告A饲料厂、B集团公司与C劳务公司、杜某就解除《施工总承包工程补充协议》而签订了《合同解除协议》、《结算协议》的约定和C劳务公司的委托书,原告杜某有权要求被告A饲料厂、B集团公司退还其已缴纳的履约保证金、支付违约金及资金占用期间利息。《结算协议》约定由被告A饲料厂直接向原告杜某退还履约保证金、违约金及利息共计825万元,并由被告B集团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系各方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本院予以确认。但其约定的利息和违约金总和超过24%,本院依法予以调整,酌定按年利率24%计算利息和违约金。二被告于2015年7月7日向原告偿还了50万元,应在所欠款825万元中扣减。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条、第八条、第九十七条、第一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成都A饲料添加剂厂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杜某支付履约保证金、违约金及利息共计775万元,并按月利率2%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其中从2015年5月1日至2015年7月7日止按本金825万元计算,从2015年7月8日起按本金775万元计算至付清时止。由被告四川B集团有限公司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二、驳回原告杜某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收案件受理费73918元,由被告成都A饲料添加剂厂与被告四川B集团有限公司共同负担。

    审 判 长  李冠臣

    人民陪审员  冯朝慧

    人民陪审员  徐 迪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七日

    书 记 员  吴琼芳





    上一篇:成都A实业有限公司与成都B物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下一篇:郫县A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与黄某、唐某借款合同纠纷民事一审判决书

    • 客户服务

    • 全国24小时咨询热线:189-8074-4558
    • 律所:四川文典律师事务所
    • 地址:成都市金牛区蜀汉路426号附3号上层建筑写字楼18楼
    • Copyright © www.scwdls.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6028837号-1